池泊轩

随段1

2010年9月,我17岁,
开始了大学生活,国庆后的第一周正式开课。

周二下午,去五教3楼上课,经过1楼一个实验室门口,一个男生从实验室出来,差点撞上。
1小时40分钟后,
下课了,走出教室,又看到他。

一周后,又去五教那个教室上课,
又遇到他两次,高高瘦瘦的,帅帅的。
又过了一周,教室外的走廊里遇到他,下课又遇到他,他说:“同学,咋又遇到你哦。”
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说话。
之后又遇到了好几次。

有一天在一食堂,我正排队打饭,
有人拍我肩膀:“同学,又遇到你,还好,借你饭卡用一下嘛,我饭卡没钱了,排队充钱的人太多了。。。”然后我就把饭卡借他了,然后他就很自觉的和我一起吃饭了。
第一次一起吃饭,当然,还有我的室友。
他当时说下次请我吃饭,我说不用了。
之后,又在五教、一食堂和图书馆遇到过几次,他也没有请我吃饭,
虽然那时我已经把请我吃饭这件事忘了。

12月24日,平安夜,他说请我吃晚饭,我说不用了我下课直接去吃饭,他说欠了很久了一定要还我一顿饭。于是我说那一食堂门口见。

我到一食堂之后,他说实验室还有事情没忙完,等他一下,马上过来。然后我就等了。他来的时候,食堂都没什么人了,他说食堂吃的都卖完了,出去吃吧。于是去吃了牛排。

从餐厅走出来,他说很冷,陪他去买条围巾吧。我想到他刚请我吃饭,正好又在学校外面,也不好意思拒绝,就陪他去了。
他问我哪条好看,
我就选了2条,说这两条你选一条吧。
他说这条适合你,我送你吧。
我没好意思要,他就自己买了那条。

回来的路上,经过五教旁边,他说想上厕所,于是我们绕到五教。他从厕所出来,走廊里没其他人,他吻了我。

我愣了,恍惚之后边走边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
回到寝室之后,
才反应过来自己脖子上多了一条围巾。
想把围巾还给他,可是,又不好意思去找他。
之后好多天,走路都躲着他。

过了几天去五教上课,
进教室就看到他在教室里坐着。
我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着,他坐到我旁边。
班上同学都在,
我又不想太尴尬,就自己尴尬的上了两节课。
下课后,同学都走的差不多了,他还一直坐着。我说请让一下,我要走了。
他说:“亲我一下就让你”。
然后我踩着桌子出去了。

一周后,他又出现在我的教室,
他说:“这次让你坐外面。”
上课期间,一直写纸条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他。
我说我不知道。
他说如果不喜欢,
那为什么那次吻我我没有推开他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。
我问他为什么吻我。
他说他是第一次追一个人,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些,也不知道该不该这样,当时想吻,就吻了。
那天下课,我们就真的在一起了。

后来:
他说,第一次见到你,在实验室门口,就心动了,一直跟着你到3楼看着你进教室,在教室外面等了你两节课。
他说,之后的每周二,出现在教室外面,都是为了和你“偶遇”。
他说,在一食堂问你借饭卡,只是想创造一个机会请你吃饭。
他说,平安夜请你吃饭你居然说去一食堂吃,被你蠢哭了,看不出来我是在追你吗。
他说,吻你,完全是临场发挥,那天是真的想上厕所,结果发现走廊里没其他人。
我,真没看出来,一直觉得,所有相遇,都是,好巧好巧。

一年后,2012年初,大二的寒假,他说,陪我回家玩几天嘛。于是我去了,之前也去过几次,只是这一次,他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了父母。
他爸妈强烈反对。
一周之后,他说,分手吧。
他的家庭,很一般。
他有一个亲姐姐,他妈妈生他的时候,已经42岁了,现在,父母都60多岁了。
我知道,他对她父母有多重要,
不忍让他们伤心。
于是,我同意了,分手。

那天,去了极地海洋馆。
出来,他哭了,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,但这不代表我不爱你。”
他说送我回家。
地铁站里,跟我说,看好,这是最后一次教你买票了,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买票了。
我没哭,一滴泪都没掉。
回家后,删了所有的联系方式,远走墨尔本。
在墨尔本,不记得哭了多久,
不记得怎么熬过来的。

一个多月以后,从墨尔本回来了,
哥哥说,我走之后,他来找过我好多次。
我没有再去找他,知道没有结果。
从此,再也没去过一食堂,再也没去过图书馆,再也没去过五教,所有在五教的课,都没去上,也再也没有遇到过他。

两年后,
2014年,和一个最好的朋友相约去迪拜。
最好的朋友,有2个,一个男生,一个女生,男生2013年5月移民温哥华了,很久没见,这一次,相约迪拜。
傍晚,坐在沙滩上,看着波斯湾的海水。
朋友问在我想什么怎么不说话。
我说,在想他,你见过的。
朋友说,2年了,你还忘不了啊。
其实他挺好的,你们分手之后,他每天都问我你过的好不好,直到要去温哥华了,就让他加了XXX(另一个最好的朋友,女生),这两年你在学校几次感冒,你室友给你带回来的感冒药都是他给你买的。

转身,回酒店,找她聊天问清楚,她说:“他今天都还在问我你过的好不好,”她发给我几张照片,照片上,是一面墙,墙上满是照片。她说:“他把你这几年QQ、微博里你的照片全部冲洗出来,都贴满两面墙了。”
没有哭,没有抽泣,泪水,止不住的流。

第二天,我依然没有联系他。
2年了,2年没有联系过了。
我知道,就算联系,也不会有结果。
不被祝福的感情。

因为,
他是男生,
我也是。

评论

热度(1)